资管新规发布后,业内对于非标的认定一直没有定论。如今,这个问题有了答案。

  “这么长时间过去,终于对’非非标’进行了认定。”北京一位信托人士称。   10月12日,央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起草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下称《规则》),拟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下分别简称“标债资产”与“非标资产”)的界限、认定标准及监管安排,引导市场规范发展。   此前一直被认为是“非非标”的银登中心、北金所、保交所、中证报价系统、理财直融等相关产品都被认定为非标。   “此前大家将’非非标’认定为标准化产品,就可以不遵守期限匹配,比如一年期的产品也可以投3个月的非非标,但现在不行了。”上海一位券商非标人士告诉第一财经。   不完全统计显示,5类“非非标”共计约1.8万亿左右,加上6月末银行理财投向非标的4.28万亿,目前所有非标总量约为6.1万亿。   非标总额达6.1万亿   “规则之前,行业对非标的认定存在一定的模糊地带,比如银登中心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北金所的债券融资计划等是不是能转标等。”该上海券商非标人士表示,《规则》发布后,压力程度出乎大家的预料。   “之前很多人说去银证中心做一下登记就变成标准产品了,现在一出来这个大家也很意外。那几个交易所的价值也有所下降。”他说。   第一次财经记者注意到,《规则》对主要的标准化债权资产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进行了列举,细化了《资管新规》对于“标”的五大要求。银登中心、北金所、保交所的相关资产被列入非标资产。   其中,明确提出以下几类债权资产为非标资产: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以及其他未同时符合标债资产认定五大条件的为单一企业提供债权融资的各类金融产品,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而之前,这五类被统称为“非非标”。   “非非标”,是指虽然是非标准化资产,但是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银监会82号文规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贷资产收益权,在银登中心完成转让和集中登记的,相关资产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统计,在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中单独列示。”“非非标”由此而来,但身份颇为微妙。   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理财报告,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占表外理财的比重不超过1%,约为2500亿;中证报价系统的收益凭证方面,根据8月中证协的最新数据,2019年以来累计发行收益凭证规模约5000亿;保交所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预计约3000亿以内。   综合下来,不完全统计,这些“非非标”的总量约在1.8万亿左右。   此前发布的《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规定,非标投资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按6月末全行业理财规模22万亿测算,非标投资上限约8.9万亿。   由于这些非非标被认定为非标,所以现在的非标总额要加上6月末银行理财投向非标的4.28万亿,也就是总额为6.1万亿,占理财产品总额(22万亿)的比例约27.7%,也小于8.9万亿的上限要求。   信托或受影响较大   一直以来,信托是非标的主要通道,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进行资金的投放。显然,《规则》对信托的非标业务有了进一步约束,推动信托转型步伐的加快。   “对信托的影响较大。银行是资金来源,信托是底层资产,信托就很明显受限。信托的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是银行理财,银行理财原来是只受到非标35%的限制,很多信托产品就去银登中心挂牌,银行就可以投,但现在不行了。”上述券商非标人士表示。   不过也有信托人士表达了不同观点。“这个规则和信托关系并不太大。”一位北京信托经理则向记者表示,理由是信托的私募属性加上期限较长,期限匹配调整压力相对较小,“其实这些非非标一直都是类标准业务,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标准业务。”   不过他也表示,这次明确了“非非标”为非标,非标转标的路径更加小了。   “银登中心的信贷流转产品纳入’非标’后,需要满足’期限匹配’等要求,大多数产品期限较长(2019年以来发行产品的平均期限为1.7年),未来银登中心的信贷资产流转产品的认购意愿或受到影响。”也有分析人士表示。   《规则》也显示,信贷资产收益权根据原有规定不计入非标资产统计,在过渡期内仍可以享受豁免,不计入非标限额管理,也无需执行资管新规的期限匹配要求;过渡期结束后,上述资产计入非标资产。   对于银行理财端,中信证券债券分析师明明表示,《规则》对非标的从严认定,扩大了非标的范围,银行原有的理财投资模式将进一步受限,理财的资产端的配置策略或将转变。